门户首页> 亲子教育
 
 
 

[健康育儿]把孩子放出“笼子”:他这样成为奥赛冠军

  2010年8月29日 11:17

课业负担越来越重,玩的时间越来越少,孩子的活动空间除了教室就是寝室,这是很多中国中小学生的生活现状,一位外国专家曾用“笼子效应”来表述这种现状。江苏省常州市有位名叫徐鹰的父亲,他的儿子徐奥特别贪玩,让老师很头疼,但在徐鹰眼里,贪玩也是孩子的优点。他决定把儿子放出“笼子”,就是让孩子回到—种自然和放松的学习状态,徐鹰把他的方法称为“绿色家教”。四年后的2006年10月15日,就读于常州市一中初二(四)班的徐奥在国际机器奥林匹克比赛亚洲区选拔赛上夺得冠军,更让人吃惊的是,徐奥的文化课成绩也一路蹦高,直至蹦到全班乃至全年级前列。

常州市教育研究者将徐奥的成长命名为“徐奥现象”,  “徐奥现象”成了常州市教育系统和学生家长热议的一个话题。那么“徐奥现象”到底有没有研究和推广的价值?徐鹰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儿子脱胎换骨的呢?2006年12月22日,记者在常州市采访了徐鹰。

贪玩也是优点,就这样把孩子放出笼子

1991年,我和大学校友王华结为夫妇。我在常州市安厦监理咨询有限公司任工程师,妻子是一家大公司的商务秘书。婚后第二年,我们的儿子徐奥出生了。

孩子三岁的一天,我给他买了几件智力玩具。一转眼的工夫,他把所有的玩具全拆得七零八乱,还在一边“咯咯”直笑。我板着脸严厉训斥他:  “你怎么不爱惜东西!”徐奥不以为然:  “拆掉了我自己会装。”我以为这是他瞎吹牛,也没在意。下午回到家,那些被他拆掉的玩具竟真的全都被重新装好了。我大吃一惊:这孩子还真玩出了一点门道。

看到现在的孩子一上学就背个大书包,再也没有玩的时间,我不忍心过早剥夺孩子童年的乐趣,所以我让徐奥比别的孩子晚一年上学。徐奥上小学的时候,很多人劝我:  “孩子的启蒙教育非常重要,你家孩子上学已经比别人晚,再不抓紧就迟了。”我回来跟他妈妈商量,觉得别人说得也对,就给他报了一个书法培训班。徐奥非常不适应课堂上的教学,一刻也坐不住,他在用来写字的纸上画满了小花和乌龟,老师很生气。没过几天,徐奥哭丧着脸对我说:  “爸爸,我不想上书法课,太闷了。”看着儿子祈求的目光,我妥协了。从那以后,我没再给他报读任何培训班。四年级后,由于作业量大,徐奥玩的时间更少了。

一次期中考试,徐奥考得不太理想,但回到家他仍然对我说:  “爸爸,我想在门口玩一会儿。”我心里其实很气,都什么时候了,还惦记着玩!又一想,谁家孩子不贪玩呢?自己小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!便点头同意了儿子的要求。

吃饭的时候,徐奥还没回来,我下楼去叫他。远远地看见他蹲在草地上,连我走到他身边都没察觉。什么东西让他如此着迷?我探头一看,原来他在逗弄一只蚂蚁。他一会儿拿片树叶放在蚂蚁面前,一会儿拿个小石头拦住它的去路。看他高兴成那样,我很纳闷,一只蚂蚁就那么有趣吗?我蹲下来不经意地问:  “蚂蚁比上课有意思吗?”徐奥这才发现了我,犹豫了几秒钟后冲我点了点头。我问他蚂蚁两个字怎么写,他摇摇头。  “你只会玩,连‘蚂蚁’两个字都不会写,让别的同学知道,  岂不是要笑话你。”徐奥低下了头。

吃过晚饭,我正在看报纸,徐奥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整整齐齐写着“蚂蚁”两个字,还注了拼音。我愣住了,看来,儿子不是学不进去,而是不想学,要是能在玩和学习之间建立一条通道,那儿子岂不是有了学习动力。我决定从玩入手,让孩子回归到一种自然、放松的学习状态,我为之取名“绿色家教”。

一个星期天的早晨,我早早地把徐奥叫了起来,要带他去钓鱼,他高兴得不得了,一个劲地催我快走。到目的地后,我对他说:  “我们来个比赛,看谁钓的鱼多。”    在等待鱼儿上钩的时间,我问他:  “徐奥,你知道鱼儿为什么能在水里生活,而猫和狗却不能?”徐奥一脸困惑地看着我。我就给他讲解鱼的构造,他听得入了迷。

晚上回到家,徐奥把自己关在房内,不知他在干什么。第二天早上,我刚起床,徐奥就拿来一篇日记让我看。这是儿子第一次主动写日记,以前任凭我说破嘴,他也从不动笔。日记的题目叫做《快乐的一天》,大致写了昨天和我一起钓鱼所发生的—些事,虽然写得很简单,但很真实。这也是儿子第一次不是为了糊老师布置的任务而完成的习作!我对儿子大加赞扬:  “这篇日记拿去比赛,准能获奖。”听到我的鼓励,儿子很兴奋。

徐奥这次表现大大增强了我的信心,为了给儿子争取到更多玩的时间,我专门跟老师商量,少给徐奥布置一些作业。老师了解了徐奥的情况后,表示可以尝试一下。为了激发儿子的学习兴趣,老师在徐奥身上花费了大量的心血,那个活蹦乱跳、朝气蓬勃的儿子又回来了。

迷上机器人,有梦想就能飞得更远

恢复“自由”之身的儿子反而不再讨厌做作业,作业对他来说不再是负担。课余时间过得轻松,儿子玩上新花样了。他经常把在学校里学到的一些知识拿来考我,我有时故意装傻,“答不出”他的问题,他就十分得意。儿子得意之情启发了我,我何不让他过一回老师瘾呢?于是,我上街买了一块小黑板,把它挂在客厅里,每天晚上吃完饭,我拉一把小椅子老老实实坐在下面当学生,儿子则站在黑板前当老师。上课的内容是儿子当天新学的知识。儿子神情严肃,学着老师的模样。我一边听,一边寻找儿子没有讲清楚的地方,然后举手问:“老师,3减1和3减去1有什么不一样?”儿子无奈地摇摇头:“我的学生真是太笨了。”儿子不得不再解释一遍,因为他的笨学生不弄清楚是不会罢休的。儿子有时支支吾吾答不上我的问题,只好回学校问他的同学和老师,第二天好继续在我面前逞能。

2005年9月徐奥成为常州一中初一学生。10月的一天早晨,我陪徐奥来到公园里采集树叶标本。—个十几岁的男孩在摆弄一架遥控的直升飞机。因为年龄相仿,徐奥和男孩很快聊到了一起。原来那架直升飞机是男孩自己制作的,还在学校的科技作品展中获得了一等奖!回家的路上,徐奥一句话也没说,我知道他还在惦记刚才那架飞机,就说:  “徐奥,咱们也造一架飞机,比他的还要好!”徐奥有点不自信:  “我能行吗?”  “行,肯定能行!”  “那我就造一个机器人,会走路,能翻跟头,我让他干什么它就干什么。”  “好,老爸全力支持。”

徐奥是个讲信用的人,说干就干。制作机器人的第一步,是要有制造机器人的零件。我陪着徐奥找遍了常州市的大小超市都没找到。难道让儿子刚燃起来的兴趣之火就这么熄灭吗?我托一位在美国进修的大学同学寄回来一套组装机器人的零配件。

从邮递员手里接过包裹的那一刻,徐奥高兴得不得了。但打开包裹一看,徐奥傻眼了,说明书全是英文,他一个字也看不懂,根本无从下手,只能对着一堆零件发呆。徐奥求助于我,我摇摇头,上面有好多单词我也不认识。怎么办?我抱来一本英汉大辞典,和徐奥一起慢慢啃说明书。一直啃到晚上8点,也只啃出一小部分。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,我洗了个澡便睡觉去了,临睡前叮嘱徐奥也要早点睡。

大约半夜两点多钟,我起床喝水,发现徐奥房间的灯还亮着。推开门一看,徐奥还在啃那份说明书。徐奥见我进来,立刻抓起桌上的两张纸向我报告:  “爸爸,我把说明书翻泽出来了。”我一看,可不是吗?儿子已经用中文把说明书重新抄写了一遍。尽管好多词译的不准确,但对一个孩子来说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看着儿子熬得通红的眼睛,我心里一热,差点流出泪来。我揽过他的头,摩挲着他的头发,发自内心地说:  “儿子,你是最棒的。”

对着说明书,又电话请教了一中的老师,徐奥楞是把机器人组装成功了。徐奥兴奋得手舞足蹈。机器人是拼好了,但如何让它动起来,成了徐奥最犯难的事。要让机器人动,就必须要为它编制程序。徐奥对于电脑的了解仅限于打字上网,从未接触过程序。

我立即向儿子发表声明:对于机器人老爸什么也不懂,只能靠你自己。没了依赖,书本成了徐奥弄清问题的唯一途径。那段时间,从不喜欢看书的他,跑遍了全市大小的书店,买回来机器人方面的书籍十几本,其中还有英文的,连我看了头都大了,徐奥能看得进去吗?  每天晚上,徐奥把自己埋在书堆里,书上有些字他不认识,所以他看书的时候,旁边摆满了工具书。徐奥对我说:  “爸爸,我现在真后悔当初不好好学习语文,书上很多话我都理解不了。”  “没关系,你现在学还来得及。”

当徐奥把那些书半懂不懂地看完之后,他开始编制程序。一开始,徐奥编的程序总是不对,电脑成了他发泄的对象。渐渐地,他有点灰心。我看情况不妙,赶紧给他报了学校里的机器人兴趣班。老师对徐奥这个迟到的学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和同学们的交流也让他